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 文化天地
    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化天地
    黄屯防治水帷幕工程的工匠们
    发布时间:2016-12-23浏览次数:600来源:湖北中南勘察基础工程有限公司

        汽车从安徽庐江县城往东南方向行驶约30公里,黄屯古镇就到了。“屯”字本义是“卷起来”、“围起来的”意思,而黄屯古镇正是一个被小山丘四面环绕的小村庄,黄屯河把它一分为二,河水一路向北注入巢湖,最终流向长江。村庄的建筑继承徽州民居建筑传统风格,色彩淡雅古朴,结构错落参差,石板街路面,小青瓦,马头墙,仿似一幅俊美的山中古画,粗犷中夹杂着历史的厚重。仰头环顾四周,满目都是披绿戴翠的小山丘,低头望去,稻穗正沉甸甸地低着头,长胡子的苞谷也迫不及待地脱下了绿色的外壳,一串串紫溜溜的葡萄显得格外诱人,它们都在迫不及待地向世人晾晒着这个季节的黄金。
        看着这一片丰收的景象,无端地就让我的心里生出满满的喜悦,从小在农村里长大,只要一贴近土地,我就会觉得格外亲切、温暖,童稚的欢乐、淳朴的乡情,开启了我对生命最朴质的认识和敬仰,是我无比珍惜的精神家园。就是在这么一个阳光明媚的初秋,我们一行人抵达了这个千年小镇,走近了这片只能用心灵触摸的土地。就在这里,在我行走的地底下,中南勘基公司承建了我国首例在浅成火山碎屑岩中建造的一条大型悬挂式帷幕——黄屯硫铁矿防治水帷幕。
        在村庄的一隅,三栋两层楼的活动板房呈“品”字形排列,远远地就能看见悬挂的“中南勘基公司黄屯帷幕注浆防治水项目部”一排大字,从大门进去,居中的板房一楼是项目部的办公室和技术部,板房的墙上褐黄色的水渍线显得那么地突兀、醒目,我们刚走到门口就瞧见了。“当时淹水到了这里。”项目经理卫宏指着发黄的水渍线说。我走过去比了比齐腰深了,目测高度约1.2m左右。黄屯地势低洼,地面标高9m,今年七月初的一场特大暴雨来袭,整个项目部和工地都是一片汪洋,远处修建的公共厕所只能看见从水平面上冒出来的房顶了,在门口宽敞地段的水面上放一块大木板,人站在上面还真的可以撑着“船儿”过一把划桨的瘾。一楼是住不成了,全体人员搬到了二楼,整整一个星期,大水才慢慢消退。自来水不能用了,食堂的师傅们就搬出了大菜盆、大水桶等家当接雨水生活,淘米、洗菜,美其名曰是“无根之水”,拿出之前储存的一些存货,就着一些咸菜,硬是把大伙儿的生活安排得有滋有味。那段时间上厕所成了急待解决的头等大事,最方便的事情突然间就变得最不方便了。离项目部约500m处,有一个厕所地势较高还没有被水淹,每次员工都是小心翼翼地走下板房的楼梯,趟水去上厕所,也算是找着了地方可以解决燃眉之急。听着同事们笑呵呵地谈论这些事情,神情是那么地轻描淡写,仿佛是在诉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与自己不相干的事。我那么深切地感受到了他们的乐观与豁达,在心里默默地为他们点了一个赞。
        其实这些事在卫宏眼里也的的确确都是可以想办法克服、解决的“小事”,真正让他揪心的是那些技术资料,那才是“大事”,它们的价值超过了1亿元。辛辛苦苦地施工了30个月,钻探进尺14万多米,注浆量64万多立方米,所有的原始资料全部都在技术部里放着呢,如果被水淹后果将不堪设想,不能在工程的收尾阶段功亏一篑,一定要在淹水之前早早地抢先把资料和电脑,全部转移到安全地带,纵然如此,卫宏还是放心不下这些重点防护的宝贝疙瘩,总要叮嘱再三,不让出一丝纰漏。由于经历过利比利亚钻探工程施工的那种“大场面”,对于卫宏而言,黄屯的施工条件还是蛮理想的,非洲的热带雨林地区才真正让人胆颤心惊。
        那是2010至2014年的事了。卫宏每年都得带队去经济最不发达的利比利亚施工,工地的板房搭建在丛林之中,那里的雨一下就是一整天,雨像一道幕帘遮挡了视线,让人在一米之外看不见任何东西,板房进水是常事,通常外面下大雨,房内下中雨,外面下中雨,房内下小雨。物质生活资源也极度匮乏,天气炎热,从住地到工地相距甚远,每天只能带白饭和咸菜去工地,连吃一口青菜都成了一种奢望。卫宏和从国内带去的10多名同事,都有重复感染虐疾的经历。再加上语言不通、施工作业面紧、地方关系协调困难等诸多因素影响,严重制约了工作进度。卫宏和他的同事们每天都需要工作15小时以上,有好几次都想放弃施工直接回国算了,最终硬是咬牙撑了过来,完成了施工任务。其实一个人坚持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就是对自己,也是对生活的一种忠诚。说起这段经历,卫宏脸上有着忠于工作的人应有的坦然,他的这份坦然,升华了他的人格和气质,让人对他的敬意也不由自主地从心底油然而生。
        “黄屯帷幕注浆防治水项目是我施工的难度最大的工程,也是压力最大的工程。”卫宏如是说,他是一个有着35年工龄的老钻探了。 1982年,只有初中文化的卫宏顶职加入地质大军做了一名钻探工人,他给大家的第一印象就是憨厚老实,积极肯干。只要工地上有人上班,就总能看见他的身影,问他为何?卫宏总是憨憨一笑说:“多干点活可以多学点手艺,不吃亏。” 卫宏把朴实的心思用在工作上。因为勤奋好学,他逐渐成长为公司的骨干,领导便提升他做班长、机长、项目副经理、项目经理。先后担任了大冶金井咀帷幕注浆工程(1-4期)、三峡大坝永久船闸帷幕注浆工程、凡口铅锌矿四期的帷幕注浆工程等大型工程的项目经理,有着丰富的施工经验和管理经验。提起黄屯这个帷幕注浆工程,他还是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头,神情中有着一丝丝疲惫。
        事情还得从3年前说起。2014年,卫宏结束非洲的施工任务,刚一回国便直奔黄屯帷幕注浆项目部,担任项目经理。这个工程是中南勘基公司有史以来承接的最大的帷幕注浆工程,合同价款上亿元,这个合同价款在同行业中位居全国第二。为这一个项目,公司前期投入资金近千万元,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倾公司之力为这个工程垫资运作。甲方是私营企业,加上矿山行业不景气,也面临着巨大的资金缺口,以致于工程回款率低于合同的约定。同时作为首条在浅成火山碎屑岩中建造的大型悬挂式帷幕,相关技术参数和施工工艺都没有借鉴资料,需要不断探索。刚上任问题就接踵而至,那段时间,卫宏的血压动不动就飙升到170以上。
        着急上火解决不了任何实际问题,工作还得一步一步来完成。攻克技术上的瓶颈还得依靠技术组的小伙子们,对此卫宏大开绿灯,年轻人有文化,有闯劲,只要是与工作相关就无条件支持。项目总工韩竹东、副总工乐应带着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技术组,开始了一系列技术改造实验。为了减少浆液浪费,缩短扫孔深度,开车10多个小时专程去厂家对高压注浆泵进行改造,经验证获得成功,这种技术迅速在项目上推广应用,极大地提高了生产效率,同时还申报了发明专利。工地上的钻孔最大孔深600多米,用这种纯压式注浆技术进行深孔施工在国内也十分罕见。施工现场经常发生排队纠斜的状况,且螺杆钻具的价格昂贵,每套价格高达10万元左右,为了降低成本,技术组设计出偏心楔,使钻孔的偏斜明显减小,纠斜时间只需要1天左右,仅此一项每月为项目部节约人工成本约40万元。技术上的难题逐一解决,工地上三条帷幕也全线铺开了,最高峰时工地上53台钻机同时施工,像一场大会战,500多名操着各地方言的施工人员一起汇聚黄屯。钻机的轰鸣声打碎了这片土地的沉默,惊醒了岳山山巅的竹海婆娑,像一场交响乐奏出了令人振聋发聩的乐章。而卫宏每天就像只旋转起来的陀螺,不停地奔走在去工地、去甲方的路上,工地上只要有人干活,就能看见他那不知疲倦的身影。有人说卫宏的运气好,碰上的都是赚钱的好工程,他们不知道多年来只要工程一开工,他就没有了节假日的概念,每天从早转到晚,从不停歇。一门心思真抓实干,全心全意埋头苦干,其实无论是谁,工作起来只要有这种劲头,好运气都会随之而来。
         项目副经理蒲修丛是一位有着30年工龄的老同志,他跟随卫宏一起辗转国外、国内,是共事多年的老同事。他对工作的理解更为朴素、简单,夹带着一线施工人员特有的豪爽和直率,他说工作就是一个字——“干”。这个“干”字显得精神十足,意犹未尽。对待工作可不就是一个干字吗?好好干,认真干。不管我们从事哪行哪业,没有一份工作是不枯燥的。能把一份工作长久地干下去,用一种勤奋忠诚的态度来对待它,换取自己获得幸福生活的筹码,又何尝不是一种追求和幸福呢?蒲修丛的话让我想起了这个项目部的另一位副经理方金山,今年3月他离开黄屯去了另外一个帷幕注浆工地担任生产经理。记得几年前公司召开职工座谈会,领导特意邀请项目一线人员交流发言,方金山说了一段至今让大家记忆深刻的话。他说:“我没读多少书,但是我会努力工作,把公司交待的事做好,对工作负责。我没别的本事,只会干活。干工作既可以穿衣服,也可以脱裤子。”方金山的话惹来同事的哄堂大笑,虽然言语听上去很粗糙,但话糙理不糙,他说的是事实,我们都能理解他话中的意思。方金山1987年顶职做了钻探工人,在一线施工近30年了,他工作起来同样满腔热情。方金山所说的穿衣服干活,是指他曾经在西藏海拔4800m的墨竹工卡县日多乡进行钻探施工,那里空气稀薄,人烟稀少,昼夜温差能冻僵人。每年只有在6至11月,冰雪消融的时段才可以着手工作。吃着八成熟的伙食,方金山硬是带队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施工任务。所谓的脱裤子干活是在指他在冬瓜山-850m井下探水孔工程施工时的场景。冬天井下热得施工人员汗如雨下,实在是穿不得衣服。曾经有人把照相机蒙上透明袋密封拿进去,瞬间袋子就是雾蒙蒙的一层水汽。井下施工人员索性纷纷脱了服装光着身子去工作,含蓄型的保留内裤,粗犷型的相互之间坦诚相见,彼此都不尴尬。为了工作他们毫无保留。听说过这个故事的人也都为他们竖起了大拇指。地质行业中的钻探施工技术并不需要多么高深的文化知识才能掌握,那些机械重复操作,几十年如一日做着同一件事,能够反映出一个人对工作的执着、忠诚的态度。用精益求精的精神把一份工作做到极致,平凡的工作也将变得不平凡,平庸的你也将会变得卓越。在这个鼓吹天才的时代,许多人愿意承认自己不够聪明,却不愿意看到自己的不勤奋不忠诚。其实他们只是对工作少了那么一点点耐心,一点点专心。
        田地里的庄稼正等着农人收割,我们工地上也只剩下9台钻机还在做着最后的收尾工作,人员也不到50人了,项目部一下子显得冷请了许多,黄屯帷幕注浆工程也即将瓜熟蒂落。900多个日日夜夜的坚守才换来了沉甸甸的喜悦,这份丰收是对这个季节最好的犒赏。卫宏期待这个工程完工之后,能回家好好歇上几天,陪陪妻子女儿,聊聊家常琐事,这些年在野外奔波,呆在家里的时间实在是屈指可数,每每想起她们总是满脸愧疚。虽然从2010年到现在,卫宏还一直担任着分公司副经理的职务,可他很少呆在办公室里,以他的资历和实力完全可以选择一份相对轻松的工作。可卫宏很珍视自己工人技师的身份,觉得做些实际工作更有意义,野外施工也是一种人生追求,努力工作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最近在网上读到一篇很火的文章,大意是说工作是一种修行。提倡人们在工作中锻炼自己的能力,磨练自己的心性,借助劳动来证明自身的价值,通过工作使自己的思想境界得到升华。这种在日本备受推崇的“工匠精神”,其实在我们的文明里古已有之,翻开书便会看到庖丁游刃有余地杀牛,卖油翁让油从钱币中间的方孔里穿过而一滴不溅。
        现在,在我的身边,在黄屯帷幕注浆的工地上,卫宏和他的团队,也正在用几十年如一日的坚守,践行着钻探工人的工匠精神。(作者:综合办 江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