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 人物风采
    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人物风采
    《国土资源报》刊登我公司职工吴鹏琴的事迹
    发布时间:2014-05-27浏览次数:245来源:

        5月21日,《国土资源报》第三版全文刊发了我公司职工吴鹏琴大学毕业走上工作岗位后,心怀梦想、敬业爱岗、勤奋学习、吃苦耐劳、勇于担当的成长历程。

    勘察妹的山野奏鸣曲
    ——记湖北省女职工建功立业标兵、中南勘基公司五分公司总工程师吴鹏琴

        提起吴鹏琴,中国冶金地质总局中南勘基公司的人无不竖起大拇指:“小吴真了不起!”时间退回到2005年,23岁的吴鹏琴从东华理工大学勘查与技术工程专业毕业,入职中南勘基公司。这个黑黑瘦瘦个子小小的女孩,看上去温婉文弱,能在野外勘察这行里坚持多久?同事们心存疑虑。可8年后,她是中南勘基公司女职工里第一位80后项目经理,第一位分公司总工程师,第一位注册一级建造师。她喜欢别人称她为小吴,这种亲切的称呼让她感觉踏实又温暖。
        带她的师傅一向严苛,不轻易表扬人,却由衷的称赞吴鹏琴:“这姑娘能吃苦,好学,是个好苗子!
        刚到公司的吴鹏琴,心中充满了抱负,这里就是她梦寐以求大展身手的地方。可第一次上项目做野外编录,10月的东北呵气成冰,严寒刺骨。在工地,午餐没保证,吃的是自带的方便面;机台与机台之间多是荒芜之地,为了减少上厕所,她几乎不敢喝水。这些还有算什么,最难的是她感到理论与实践相去甚远,在校时年年拿奖学金、信心满满的她一下子懵了,似乎所有的东西都需要重新开始学习。
        “我热爱这个专业,如果这点难我都克服不了,我又怎么能相信自己能干好别的工作?既然环境和现实无法改变,那就改变自己!选择了这行,我就要走到底!”
        凭着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头,吴鹏琴每天守在施工现场,不懂就向同事、前辈请教,夜晚拿着规范、书籍一条一条对照看,直到弄懂为止。忙的时候,吴鹏琴一天要独立编录五个机台的资料,两个机台之间一个来回就是2公里。到了晚上,还要将这些数据、文字输入电脑,常常要忙碌到深夜。现场带她的师傅一向严苛,不轻易表扬人,却由衷的称赞吴鹏琴:“这姑娘能吃苦,好学,是个好苗子!”
        作为一个技术员,专业知识水平就是生命线。从理论到实践,吴鹏琴有两大法宝:不懂就问;勤学多思。
        2008年6月,吴鹏琴在赵家湾铜矿帷幕注浆防治水工程担任技术员,负责岩芯编录和资料整理。在工程中遇上不懂的问题,吴鹏琴就用随身携带的小本子记录下来,逮着个空隙就向项目部的同事请教。有几次项目部的同事们经过讨论仍无法解答,她就抽休息时间背着七十多斤重的岩芯,转三趟车跑上数百公里的路去请教老专家。这样的学习劲头使吴鹏琴短时间内积累了不少经验,渐渐在技术上能够独挡一面。
        2009年2月,勘基公司承接的武穴市吴楚时代城基坑支护工程开工,吴鹏琴首次担任项目经理。开工第一天就遭遇了状况,在指挥钻机进场时,货车的轮子一下陷进软泥里出不来,车子上方恰巧有高压线,现场一下子变得手忙脚乱起来……这件事极大地触动了吴鹏琴,她意识到现场管理处处都有学问,她暗下决心,集中精力攻下建设工程和施工管理知识。从此,她雷打不动地坚持看完两小时专业书籍再睡觉,次日凌晨五点再起床看书。为了利用零散时间,她还把书籍重点内容列成提纲,利用上下班坐车时间背。天道酬勤,2010年9月,吴鹏琴一次性通过注册一级建造师考试。
        2011年底,吴鹏琴被任命为中南勘基第五分公司总工程师——她成为了9个分公司中唯一的一位女性总工程师。同时还收获了诸多荣誉:湖北省优秀共产党员,湖北省女职工建功立业标兵,中国冶金地质总局青年岗位能手……
        这次车祸让李进勇很久都不能释怀。他试着跟妻子沟通,能不能不要这么拼命?话出口他自己就知道答案了,他太了解自己的妻子了。
        2007年4月,吴鹏琴怀孕了。手握化验单,她又喜又忧。喜的是终于有了自己的爱情结晶,忧的则是,自己正处在干事业的时候,更何况公司威斯卡特碎石桩工程开工,急缺技术员。和爱人商量之后,她决定还是坚守工地。
    项目部为了照顾她,让她在办公室做相对轻松的资料员工作。每天早上七点,她便开始了繁忙的工作。为了避免辐射,所有资料她都手写。
        随着月份越来越大,胎动也越来越厉害。身高只有1.5米的吴鹏琴,挺着大肚子格外吃力。那时候,肚子里的宝宝也经常挥臂蹬腿表示抗议。“爸爸不在身边,妈妈一个人要工作很辛苦,宝宝听话,晚上妈妈再陪你啊……”她用手轻轻摸着肚子安抚宝宝。说来也怪,宝宝逐渐安静下来,从此白天不再捣乱,但到了晚上入睡的时候就开始在妈妈肚子里舞蹈了。晚上睡不好,白天的时候她渐渐感到精力有些不济了,中午吃过饭就犯困,几块废弃的保温板,拼凑着铺在办公桌旁边的水泥地上,这就是她的“床”了。
        从工地上下来刚一个多月,吴鹏琴的孩子就来到了人世。看着四肢健全、脸蛋饱满的孩子,吴鹏琴流下了喜悦的眼泪。在工地的那些日子,她不止一次地担心腹中的孩子,不过她在心底更加坚信,她的孩子,地质人的后代,不会那么脆弱。
        “每次她到工地,从上车到下车,路上要多久我的心就要悬多久。必须等她到工地,给我报了平安,我才能踏实下来。”吴鹏琴的爱人李进勇说。不是因为他胆小,而是那一次吴鹏琴的经历实在把他吓着了。
        那是2011年4月28日,吴鹏琴从地工出发回武汉送设计文件,车行至鄂州段时与前方工程车追尾,吴鹏琴当场就晕了过去。等她醒来时,头上淌血,车厢内一片狼籍,座椅上、地板上鲜血横流。她想站起来,可鞋子没了,眼镜也不翼而飞。

        后来吴鹏琴被救护人员送往医院,眉骨骨折,鼻中隔被撞歪,做完手术整整住了一个多月的院。这次车祸让李进勇很久都不能释怀。他试着跟妻子沟通,能不能不要这么拼命?话出口他自己就知道答案了,他太了解自己的妻子了。
        庄子《逍遥游》云,“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 也许,名字里的“鹏”字,就注定了她比别的女子更多一些翱翔的抱负;而“琴”,又恰似她在高山中发出属于她的——一个勘察妹的山野奏鸣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