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 人物风采
    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人物风采
    勘察妹的人生蝶变—记湖北省女职工建功立业标兵、中南勘基公司第五分公司总工程师吴鹏琴
    发布时间:2014-04-14浏览次数:304来源:

        提起吴鹏琴,中南勘基公司的人无不竖起大拇指:“小吴真了不起!”——她是中南勘基公司女职工里第一位80后项目经理,第一位分公司总工程师,第一位注册一级建造师。她喜欢别人称她为小吴,这种亲切的称呼让她感觉踏实又温暖。
                            小个子的天性 
        2005年,23岁的吴鹏琴从东华理工大学勘查与技术工程专业毕业,入职男友所在的中南勘基公司。她的到来并没有在公司激起波澜。这个黑黑瘦瘦个子小小的女孩,看上去温婉文弱,能在野外勘察这行里坚持多久?同事们心存疑虑。
        吴鹏琴却觉得这里就是她儿时就梦寐以求大展身手的地方。原来,这个咸宁农村长大的女孩心底一直藏着一个梦。母亲儿时的好友徐阿姨上大学学的就是勘查专业,后来在这行干得非常出色。母亲常用羡慕的口吻说起好友的近况,这不经意的家常,在吴鹏琴幼小的心里埋下了一颗梦想的种子。
        人生有时看上去像是无数的偶然组成。其实,每个人都是靠着内心不同的动力推着走自己的路,心底的想法与意志决定了选择的道路与方向。吴鹏琴的想法很简单也很坚决,做一个像徐阿姨那样的人。
        认准了这条路,吴鹏琴高考填志愿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勘查与技术工程专业。她的人生列车,正一步一步朝着梦想的方向奔驰。
        可理想和现实,往往相隔着最远的距离。
        野外勘察可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和美好,更不是一伸手就能获得成功。吴鹏琴一上野外就遭遇了动摇。她第一次上项目做野外编录是在东北。10月的东北呵气成冰,严寒刺骨。在工地,午餐没保证,吃的是自带的方便面;机台与机台之间多是荒芜之地,少有民居,为了少方便,她几乎不敢怎么喝水。这还不打紧,难的是她感到书本上的理论与实践相去甚远,在校时年年拿奖学金、信心满满的她一下子懵了,似乎所有的东西都需要重新开始学习。
        放弃还是坚持?“我热爱这个专业,如果这点难我都克服不了,我又怎么能相信自己能干好别的工作?既然环境和现实无法改变,那就改变自己!选择了这行,我就要走到底!”这个小个子的姑娘回忆起当时的情形,仍然那么富有激情。也许在她的胸膛里,一直有一团火,在为梦想而燃烧。
        凭着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头,吴鹏琴每天守在施工现场,不懂就向同事、前辈请教,夜晚拿着规范、书籍一条一条对照看,直到弄懂为止。忙的时候,吴鹏琴一天要独立编录五个机台的资料,两个机台之间一个来回就是2公里。到了晚上,还要将这些数据、文字输入电脑,常常要忙碌到深夜。现场带她的师傅一向严苛,不轻易表扬人,却由衷的称赞吴鹏琴:“这姑娘能吃苦,好学,是个好苗子!”理论与实际相结合,她逐渐有了融会贯通的感觉,这种感觉又极大地激发了吴鹏琴的工作激情。
    她觉得,自己正一步一步靠近着梦想的未来。 

                          收获了个工地宝宝
        时光重回2007年,中南勘基公司威斯卡特碎石桩工地。周围荒无人烟,只有挂着“中南勘基”蓝色标牌的机台高高架起。在项目部的临时办公室里,一个娇小的女子,挺着大肚子,时而伏案疾书,时而翻阅资料。这个坚守野外的孕妇就是吴鹏琴。
    2007年4月,吴鹏琴怀孕了。手握化验单,她又喜又忧。喜的是终于有了自己的爱情结晶,忧的则是,自己正处在干事业的时候,更何况公司威斯卡特碎石桩工程开工,急缺技术员。和爱人一番商量,决定还是带着肚子里的宝宝坚守工地。
        这一待就是七个多月。项目部为了照顾她,让她在办公室做相对轻松的资料员工作。每天早上七点,她便开始了繁忙的工作。为了让宝宝少受电脑和复印机的辐射,吴鹏琴收集整理的所有资料都是通过手写。对她来说更费劲的是装订资料。厚厚的资料要打孔装订,体力消耗很大。随着月份越来越大,胎动也越来越厉害。身高只有1.5米的吴鹏琴,挺着大肚子格外吃力。可机台上每天报上来的资料不能等,一旦耽误就会影响后来的工作进度。那时候,肚子里的宝宝也经常挥臂蹬腿表示抗议。“爸爸不在身边,妈妈一个人要工作很辛苦,宝宝听话,晚上妈妈再陪你啊……”她用手轻轻摸着肚子安抚宝宝。说来也怪,宝宝逐渐安静下来,从此白天不再捣乱,但到了晚上入睡的时候就开始在妈妈肚子里舞蹈了。晚上睡不好,白天的时候她渐渐感到精力有些不济了,中午吃过饭就犯困,可宿舍离项目部办公室有十几里路,晚上才能回去,怎么办?唯一的办法是只能在办公室小憩一下了。几块废弃的保温板,拼凑着铺在办公桌旁边的水泥地上——这就是她午休的“床”了。工人们中午打水时看到大肚子的小吴和衣躺在地上,此情此景让大大咧咧的他们不免动容。于是大家约定,小吴午休的时候都不进办公室,就算在办公室周围,也要轻手轻脚。
        从工地上下来刚一个多月,吴鹏琴的孩子就来到了人世。前去探望的工友们说,这可是我们的工地宝宝!在肚子里就是小技术员了——就叫她“小威斯卡特”吧!
    看着四肢健全、脸蛋饱满的孩子,吴鹏琴流下了喜悦的眼泪。在工地的那些日子,她不止一次地担心过钻机的噪音、飞扬的灰尘、办公室里的二手烟会怠慢了腹中的孩子,她也害怕孩子会有这样那样的意外……不过她在心底更加坚信,她的孩子,地质人的后代,不会那么脆弱。
        2008年4月初,女儿刚满两个月。此时郑武客运专线漯驻特大桥工程地质勘察(补定测)项目开工,公司急缺经验丰富的技术人员。吴鹏琴二话没说,收拾起行装离开了家。临别前,望着粉粉嫩嫩的孩子,她的歉疚伴着眼泪,止也止不住。                 

                                  花开只因蝶飞来 
        从一名普通的技术员到成长为技术全面、经验丰富的总工程师,吴鹏琴迈出的步伐踏实又坚定。
        作为一个技术员,专业知识水平就是生命线。从理论到实践,吴鹏琴有两大法宝:不懂就问;勤学多思。2008年6月,吴鹏琴在赵家湾铜矿帷幕注浆防治水工程担任技术员,负责岩芯编录和资料整理。在工程中遇上不懂的问题,吴鹏琴就用随身携带的小本子记录下来,逮着个空隙就向项目部的同事请教。有几次项目部的同事们经过讨论仍无法解答,她就抽休息时间背着七十多斤重的岩芯,转三趟车跑上数百公里的路去请教老专家。这样的学习劲头使吴鹏琴短时间内积累了不少经验,渐渐在技术上能够独挡一面。
        除了勤奋,她还善于思考和总结。针对赵家湾铜矿帷幕注浆防治水工程生产过程中浆液利用率低问题,她利用业余时间查阅了大量资料,并数次到现场对生产过程进行深度挖掘,并发动项目部开展了QC活动,运用PDCA循环的工作方法,较好地解决了浆液流失的问题,节约了施工成本53.42万元。其成果《提高矿山帷幕注浆浆液利用率》获得中国质量协会、中华全国总工会等联合颁发的优秀QC成果奖,其 QC小组也被授予“全国优秀质量管理小组”称号。
        光懂勘察技术,还不足以做一个合格的项目经理,综合知识和现场管理经验显得尤为重要。这点吴鹏琴深有体会。2009年2月,勘基公司承接的武穴市吴楚时代城基坑支护工程开工,吴鹏琴首次担任项目经理。从单纯技术员到负责一个项目方方面面的协调和技术把关的项目经理,这一跨越对她来说,是荣誉更是挑战。开工第一天就遭遇了状况。在指挥钻机进场时,货车的轮子一下陷进软泥里出不来,车子上方恰巧有高压线,现场一下子变得手忙脚乱起来。吴鹏琴迅速冷静下来,召集现场人员商讨对策,并果断采纳了几个有经验的老同志提出的建议,先请吊车慢慢地卸掉一些不会碰到高压线的小件,等车上的重量变轻一些再请铲车拖,同时请甲方派挖机铺路,整整耗费了一上午,终于把钻机卸到位。这件事极大地触动了吴鹏琴。她意识到现场管理处处都有学问,要调度指挥一个上百人的团队,技术和管理缺一不可。她暗下决心,集中精力攻下建设工程和施工管理知识——通过国家注册一级建造师资格考试。目标既定,剩下的就是行动。从此无论工作忙到多晚,她都雷打不动地坚持看完两小时专业书籍再睡觉,次日凌晨五点再起床看书。为了利用零散时间,她还把书籍重点内容列成提纲,利用上下班坐车时间背。天道酬勤,2010年9月,吴鹏琴一次性通过注册一级建造师考试。
        综合素养的提升提振了吴鹏琴的信心,她开始尝试到更广阔的领域去遨游。2010年,吴鹏琴开始学习基坑设计。她熟读基坑相关规范和各类基坑设计优秀论文,刻苦钻研工程实例,从中汲取经验,提高基坑设计水平。在后来的招投标中,她凭借技术优势,先后揽得3个基坑设计项目,累计产值2000多万元,为公司赢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几番坚持,几番拼搏,命运之神终于绽开了如花笑颜,慰劳这只为梦想翩翩起舞的蝴蝶。2011年底,吴鹏琴被任命为中南勘基第五分公司总工程师——她成为了9个分公司中唯一的一位女性总工程师。同时还收获了诸多荣誉:湖北省优秀共产党员,湖北省女职工建功立业标兵,中国冶金地质总局青年岗位能手……

                             爱的别名叫支持 
        “每次她到工地,从上车到下车,路上要多久我的心就要悬多久。必须等她到工地,给我报了平安,我才能踏实下来。”吴鹏琴的爱人李进勇说。不是因为他胆小,而是那一次吴鹏琴的经历实在把他吓着了。
        那是2011年4月28日,吴鹏琴原定于上午十点从工地出发回武汉送设计文件,却因甲方临时商榷一些问题而延误,直到十一点才踏上大巴车。十二点二十分左右,车行至鄂州段时与前方工程车追尾,吴鹏琴当场就晕了过去。等她醒来时,发现头上一直不停的淌血,车厢内一片狼籍,乘客东倒西歪,座椅上、地板上鲜血横流。她想站起来,却发现脚上的鞋子不知去哪儿了,眼镜也不翼而飞,电脑呢?里面可装有设计文件啊!她心里一激灵。随即她释然了,电脑正安安稳稳的被自己的双手抱在怀里呢!
        后来吴鹏琴被救护人员送往医院,才得知刚才的车祸当场死亡4人,包括她的邻座。而她眉骨骨折,鼻中隔被撞歪,做完手术整整住了一个多月的院。这次车祸让李进勇很久都不能释怀。他试着跟吴鹏琴谈过,能不能不要这么拼命?话出口他自己就知道答案了,他太了解自己的妻子了。
        结婚八年,孩子六岁(四岁以前孩子在农村老家),一家三口欢欢喜喜出去散步的日子少之又少。吴鹏琴的周末都是在家里的书房度过的。每到周五,她就把大包的资料带回去,周末两天它们就是吴鹏琴的主角了。女儿时不时跑进书房,叫妈妈陪着去玩,她总是微笑着对孩子说,找爸爸一起去吧,妈妈正忙!在李进勇印象中,只有那么一次,妻子和他一起牵着女儿到小区的湖边,边散步边聊天。这唯一的一次沉淀在记忆里,每每想起来竟是那般诗情画意。
        “别人很难想象我们家的生活状态。家务事基本都靠我和老人打理,我们很难吃上她做的一顿饭,孩子的作业完全指望不上她指导,每天我们俩说话的时间加起来还没有她在家接电话的时间长,她晚上十二点以前几乎没有正常休息过……我何尝不向往正常的家庭生活,但看她累成这样,我就忘了埋怨,只剩下心疼了。我知道她是想为公司多做点事,想让家人生活得更好。我支持她!”李进勇的这番话让笔者的眼眶不禁泛红了。

                              尾 声 
        也许在很多人眼里,吴鹏琴的生活太艰苦、太单调,除了工作,似乎没有其他。吴鹏琴却说,她有很多美妙的时刻。当一个项目顺利完成,受到甲方的肯定和赞赏,并为公司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的时候,她心里的满足无以伦比;夫妻俩的努力让双方的老人都过上了宽心的日子,紧锁了几十年的眉头舒展开来,这舒展如一剂良药,熨帖了她的心;周末在家中书房加班,女儿清亮的笑声不时穿透耳膜,在她心底那一池温柔的春水里,荡漾起无数快乐的水花;还有一些时候,做完一个机台的编录,往另一个机台走去,旷野寂寥,天地相合,空气中飘浮着各种野花的香味,她行走其中,常常感到自身的渺小与卑微,从而更加感受到心灵与自然的贴近。她说这些感受是上天对她的犒赏。
        吴鹏琴说这些话的时候,面容沉静,目光明亮,带着微微笑意。我想起庄子《逍遥游》所云,“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 也许,“鹏”这个男子气的字眼,就注定了她比别的女子更多一些翱翔的抱负和小小的侠气;而“琴”,又恰似她拥有的最敏锐的心灵,可以聆听这天地之间、亲人之间最美妙的乐章——那是属于她——一个勘察妹的频率。(摄影:蔡亚敏  供稿:王丹 江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