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 文化天地
    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化天地
    幸福,在守望的路上
    发布时间:2013-04-16浏览次数:331来源:

    我一直认为,幸福只是个人的一种体味。而我的幸福,是在与丈夫相互守望的路上。

    我曾不止一次地设想过与丈夫惜别时的情景,那时候我一定泪盈眼眶,心有不舍。没想到在车站与他分别时,却找不到一丝难舍的感觉。女儿上前与丈夫拥抱了一下,丈夫微笑着对我说,到了给你打电话。我点点头。转身,他留给我们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与丈夫两地分居这么多年,这种场景在我的生活里已经成为习惯,我早已能够平静地面对生活中的聚散离合。倒是女儿,不停地掉眼泪。女儿是依恋丈夫的,自打她出生到现在,丈夫一直在重庆工作,呆在家里的时间屈指可数。我虽为母亲,却长年累月地担着严父的角色,而丈夫在家时对女儿百般宠爱,更像慈母。

    地质行业的工作性质注定了男人漂泊在远方,家倒像是成了他们的驿站,累了倦了就回家,然后再一次的整装出发。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看着母亲为父亲收拾行李,长大之后,我成了地质队员的妻子,重复着母亲的动作感觉是一件再顺理成章、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我的女儿,总会偷偷地在丈夫的行囊中塞入她喜欢吃的牛肉干、巧克力、水果等物品,让丈夫在车上吃;我的丈夫总会在走前把家里的地拖了又拖,冰箱里装满我们喜欢吃的菜,给女儿预备好各种小零食、牛奶;女儿喜欢重庆的酱鸭头,丈夫每次总会带回十几个让女儿解馋,看见好看的小物件,他也总会买了送给女儿……点点滴滴如一串念珠,串成了一个个繁琐平实的日子,让我们在长长的守望中慢慢地回味,所有的辛苦和委屈就在回味中变得豁然开朗起来,这样的日子使我沉沦而富有,让我感到平实的幸福。

    去年十一,我带着孩子到重庆去探望丈夫,结果却是提前在达州下车,丈夫在工地上。当天下午,我与孩子留在旅馆,丈夫与他的同事们一起出去放线了,听说是渡槽测绘选点,要爬很高的山。傍晚时分,天下起了毛毛雨,丈夫还没有回来,女儿呆不住了,不停地跑出去张望。旅馆老板不停地劝我们别着急,他们没事的,他们经常很晚才回来。一直到晚上八点多,他们一身湿透地回来了。丈夫的身上全是黄泥巴,听说是摔了一跤,我忙着找干净的衣服给他换洗,顺便把脏衣服洗干净。他的同事们也都端着脸盆在洗衣服,恰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我隐隐约约听见声音:“好着呢,别担心,刚吃完饭在休息。”我听着心里一酸,他们还饿着肚子呢,为了不让远方的妻子担心,说了善意的谎言。吃饭的时候,丈夫的同事,一边逗着我的女儿,一边聊着自己的老婆、孩子,我耐心听着,听着他们把对孩子、妻子的思念一点一滴在不经意中流露出来。如果这次我没有去探亲,丈夫肯定也会与他们一样,而现在,丈夫笑容可掬地看着女儿,满脸的欣赏和满足。为了让丈夫能抽出时间陪孩子到重庆游玩,他们硬是加班加点,甚至冒着大雨出去工作,提前完成野外作业,挤出了三天时间给我们。我感到过意不去,他们却说家属来一次不容易,应该的。这些常年奔波在外的男人们,把对家最挚朴、最无声的牵挂,转化为对我们最细腻的体贴,而我每每想起这段经历总会有一股柔软的潮湿在心里荡漾。

    丈夫一直不愿意我以他为中心,他希望我有自己的精神领域,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圈子。在两地分居的日子里,丈夫对我说得最多的就是保重身体,多看点书。在他的提醒下,我坚持了少女时期养成的阅读习惯,后来因为孩子,养成了写字的爱好,经常会在灵感跳跃的时候,敲动键盘恣意走笔,虽然因为文化知识的贫乏和见识的浅薄,没有写出大气的文章,但在这个过程中我却收获了一份美丽的心情,交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她们的熏陶下努力成为一个有独立人格和思想空间的女人,在这一点上丈夫也以我为荣。

    作为地质行业的女人在生活中也许少了几份儿女情长,却都能撑起家里的半边天,成为男人打拼最稳固的后方。就像《致橡树》中所表达的,共同分担生活的风风雨雨,共同分享生命的点点滴滴,并驾齐驱,向着一个共同的目标付出自己的努力。我把这些年的生活的经历,晾晒在太阳底下,不用刻意提炼,就能铺就一条通往幸福的大路来。

    我的幸福,正在路上。(供稿:江照)

    上一篇:妈妈

    下一篇:我的六口茶